小马甲555

有那么一个瞬间,开始怀疑,每天那么辛苦的工作加班到底是为了什么?自己的愿望真的有那么难以满足?

天空是那么蔚蓝,日子却是那么难。

旅行的时候背个包,带个相机, 然后穿越城市的大街小巷,看看风土人情。 

末夫:

 

浮光掠影朱家角(4)

理想是你最大的隐私

苏拾叁的话。:

文/郭宇宽

我有不少做艺术家的朋友,其中有一个朋友我认识了很多年,近年他的画越卖越好,名声越来越响亮,上了大拍卖会。而当年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混得很不怎样,他的画不怎么被人欣赏。艺术家聚到一起的时候,常常就是喝酒吹牛,说谁谁谁的画一下子卖了100万之类。而他上有老下有小,他从不讳言自己的画不好卖。 

他做了很多被艺术家们瞧不起的事情。比如去给那些想上艺术学院的孩子做家教,教素描,甚至和他弟弟开过一个包子铺,卖包子。而就在这个过程中,他一直没有放弃艺术上的探索。现在,他离他的目标越来越近。 

最近一次我们喝酒的时候,他跟我说,他一直就热爱艺术,之所以那时候愿意做很多艺术家不屑于做的事情,是因为他想靠自己的力量去实现这个理想,而不是因为自己有理想,就成为别人的负担。他说,今天他才证明,他可以靠艺术养活自己,包括家庭。而这些年,很多当年和他一起的艺术家,还在长年累月地谈理想,甚至因为理想实现不了,而变得越来越愤世嫉俗。 

还有一位朋友,是我的校友,因为一个挫折,在监狱里呆了10年,他的同学朋友,很多都已经发了财,至少也是有房有车的成功人士,而他从监狱里出来,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摆地摊卖服装,然后他一边读书,一边重新规划自己下面的路。这个朋友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才真正是了不起的。 

我也有过人生特别灰暗的时刻,不知道前面有没有路,甚至眼前愁孩子的奶粉钱从哪里出。我做过的最坏打算是,如果在中国,我靠当一个知识分子不能养活自己和家庭的话,我就去当导游或者当翻译,那是我自信可以做得好的工作。如果那些都不行,我哪怕去卖红薯,也一定要让自己和家庭免于匮乏。没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没有大不了回家卖红薯的底气,也许我不会坚持到今天。 

现在时常有一些年轻、有志于公共事业的大学生问我对他们人生的建议,他们常常有非常宏伟动人的理想。但我会问他们几方面问题。 

第一,你的家庭经济条件怎么样?有父母或者兄弟姐妹需要供养么?如果你的家庭条件并不宽裕,父母很不容易培养出一个大学生,你先要努力找一份赚钱的工作,改善家庭的经济条件,能帮助自己年迈的父母享受晚年,或者支持需要学费的兄弟姐妹。这就是在为社会做贡献,就是在做公益。 

第二,你谈恋爱了么?准备结婚要孩子么?如果你有这样的打算,要考虑好,或者至少你和你的对象要有一个人,哪怕去开餐馆,开出租车,也要承担起为家庭赚钱的责任。和理想相比,这些都是非常俗的事情。 

有一些大学生觉得我好像在给他们泼凉水。他们看了很多外国人的故事之后就说,大学毕业就去非洲帮助那里的灾民或者保护野生动物。这样的事业多么令人激动啊! 

但是说一句恶俗的话,那不符合中国的国情。中国不是一个有着良好社会福利体系的国家,不像欧洲人,他们可以做自己爱做的事情就好了,不用担心父母老了无人供养,不用担心家庭成员得了病得不到医治,不用担心孩子将来上不起学。 

而在中国,这些都需要你考虑。生存的压力和竞争几乎是残酷的,如果你要投身的事业不是有很好的赚钱前景,你就不得不做好“你以为你做好了,但其实还不够”的思想准备。未来家里的开销怎么办,买不起房子怎么办?老人生病怎么办?孩子上学怎么办?除非你干脆出国去,否则这些都是坚守在这个国家的人所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我确实也有一些这样的朋友,他们有很强的文艺青年气质,义无反顾地投身公益或者文化事业,而且是两口子,最后自己的生存都成问题,还要长辈接济,父母虽然嘴上不说,但也有很大的压力。我虽然很敬佩这样的朋友,但那是人生选择的一种,作为我的观念而言,我并不向大家推荐这种选择。 

如果你相信“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你不能忘记,你对你的家庭和你爱的人,包括对你自己,都负有责任。 

如果你愿意献身一项事业,用不着让所有人都知道,特别是不要让你亲近的人感到,如果他们没有支持你,就会有负罪感。真正崇高的愿景,是你在自己心灵最隐秘的角落里和上苍的约定。 

世界末日去支教。能不能不要这么让人心潮澎湃的?

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

 

 

 

 

 

 

 

 

 

 

 

 

 

 

 

 

 

 

 

 

 

 

 

 

 

 

 

 

 

 

 

 

 

 

 

 

 

 

 

 

 

 

 

 

 

 

 

 

 

 

 

 

我在县城的网吧里,用光影魔术手处理的照片。显示器差到颜色灰了不止3倍,但愿不是特别影响图片质量。

从西昌要坐六个小时到木里,从木里县城再坐四个小时车到915林场,915是最后一个手机信号稳定的地方,宿一夜,再坐六个小时摩托车才能到达我所在的小学。

所以,我的重点是,同志们,我出来一趟不容易啊。

3480米海拔的氧气稀薄,可是我的快乐却是成片的。如果我要打一通电话,得挑一个风和日丽的中午,爬上一个大坡,再走一段路,再下一个坡到河边,过一个独木桥,再走到一堆木材边。上下左右的摇一摇借来的国产山寨手机,举着新办的移动号码(联通完全没有信号),才能勉强打通一个电话。

我平均三天走到河边给我妈妈挂一个电话,然后深深地觉得其实不与外界联系省去了太多的烦恼。

这半个月来的生活,我一言难尽。只想说,某日黄昏在撒绒的河边,暮色四合,冷到滴水成冰。我打完一通电话,嚎啕大哭了一场。

这个世界,也许就是你相信什么,它就紧赶着摧毁什么。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要怪只能怪自己太过天真。

除了那一次的不愉快,在其他的时间里,心里终归还是愉悦而充实的。一个支教老师的生活是非常忙碌的,挑水、生火、劈柴、做饭、洗碗、烧水、上课,和学生娃儿相处。比我曾想象的要复杂很多很多,而我渐渐开始喜欢上这种生活了。

我心中空去的许多,在慢慢被填满。

假如下个月真的世界末日,亲爱的各位,我汪拾叁死得其所,晚安。

不要以为寂寞很久以后旅行就能成为英雄

西村:

    不要以为寂寞很久以后旅行就能成为英雄,你骑着自行车从北京走到非洲你还只是你,和英雄没有什么关系。
    不要以为写了一篇还不错的文字就可以做一个作家,能够写一篇好文字的人和一个伟大的作家也没什么关系。
    不要以为你的好被一个姑娘遗弃后就可以怀疑爱情,你连爱情的门槛都没有踏进过有什么资格去说你是爱过。
    不要以为你看了几部装逼的偶像剧就能够理解梦想,真的梦想从来都不在别人的文字别人的画面别人的梦里。

    切格拉瓦不是因为骑着摩托车走遍拉美然后改变了世界。
    瓦尔登湖不是因为被海子卧轨时装进梦里而被人熟知,湖畔也许也没有那一座安静的木屋,有了也许你也不明白屋里会有什么样的故事。
    怀揣着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的你最容易受伤,你走了很久以后发现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样的水,应该想明白的事情你依然没有想明白。

    我们容易满怀冲动去想象世界,在真的要去改变之前畏手畏脚不停地懦弱不安。
    你豁不出去你的青春,你睡了那些别人也在睡的懒觉你厌恶了别人也厌恶的事情,你不愿意做别人不相信可以做到的事情,你跟着一起狂欢的一起狂欢拿着你的小调调说事,你还痴痴的坐着英雄主义的梦。
    英雄主义向来都是实干家。他在你迷茫的时候坚定,他在你混沌的时候努力,他也深知一个人的努力是有天花板的,他懂得去安排自己的人生为自己的目标百折不饶,他应该把自己看的很平凡愿意脚踏实地的去做而不是整夜的胡思乱想,他怕什么,他唯一怕的就是时间不够多他无法把人生一件又一件的事情变得完满。

    很多人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还做着要做打怪的超人做可以改变世界的乔布斯的梦,那些要做伟大企业家的杰出导演做一个好作家成为中国最好厨师的少年,仿佛青春就要和伟大的理想并肩飞扬才是真的青春,否则就是平淡、索然无味。


    前阵子讨论产品Boss说我们要去引导用户改变习惯不需要去适应用户Jobs的理念是自己的产品改变用户。
    我回了一句,
    每一个做产品的人都希望自己是Jobs都看到他的执着坚持伟大华丽丽的改变了世界,你所不知道的它简洁背后有多少设计师的努力,每一个设计师是怎么考虑用户的交互每一个按钮的颜色为何如此,你不知道他的偏执需要多少事实的支撑。有些事情我们明明知道是对的只是看起来做不到偏执可以成为现实这是对的坚持,有一些事无法验证对错或者是错的偏执只会越来越错,我们往往很容易学会理念但是无法落实每一个理念。
    如果每一个功能按钮我们搞不清楚它的意义,不知道他要给用户什么我们需要他做什么引导,那么我们就要想想他是不是要做。

    我们所看到的往往都是错的我们所熟知的也往往用不好。因为事实的真相不是仅仅通过看过就可以得来,需要你去争取一把尝试一次。
    我们需要坚持的不是那些华丽看不清楚的,我们需要坚持的是对的事情是用户和产品都认为是对的事情。
    要有判断对错的能力,这需要求知若渴虚心若愚的心态,要有坚持对的的态度,这需要有宗教一般的信仰。

    你要认真去做坚持去做且是随着事情不断成长才会实现你的梦。
    你要承认一个人在某一件事情或者某一种想法上的努力是有天花板的,但理想实现的关键好像恰恰是把决定他所有的因素都做到天花板。
    你要写很多首好歌且让这个世界和你一起唱才能抬起头。
    你骑着摩托车旅行看完世界四季生老病死路上的爱恨别离信仰背叛欢乐坚守找到灵魂的归宿你可以成为自己的英雄。
    成长不是靠脚去丈量,是靠心是靠思想在丈量的。
    真正的文艺和吟诗作画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懂得寻找且能够寻找到他们要的那种生活的常态。

  

 

 

 

 

香格里拉

黄玠

我以为认真去做就能实现我的梦
以为写首好歌走路就能抬起头
以为骑摩托车旅行就能变英雄
现在的我失去了冲动

 

有才华的人唾弃金光闪闪的奖座
亲爱的 cobain 是否也曾爱慕虚荣
希望有人冲破疑惑带我向前走
现在的我变的好懦弱

 

雨会下雨会停这是不变的道理
夜空中北极星迷路的人不恐惧
我唱歌你在听一切风平又浪静
G和弦的根音抚平脆弱的心灵

 

我只想牵着你走到很远的梦里
小木屋红屋顶地址是一个秘密
你抱着小猫咪蓝眼睛不再忧郁
香格里拉在那里让我们去找寻

鸡的身体鸟的心

黄金时代的思维:

        每每看到那些无需自己奋斗就可以享受着繁华的少年们,内心所感觉到的只是彼此思想差异的巨大。每每看到那些从事着低收入的已婚青年或者是还在辛勤劳动的老人,内心所感觉到的总是一种很强的伤感。

        我与富人之间彼此是不会发生什么来往的,我所能接触到的只有穷人,但是我与他们彼此之间也很难沟通。因为彼此思想的距离恰如银河之两极,实在是无法逾越。记得曾经有一个同事跟我说过,说我的思想和别人的都不一样。其实我也觉得我和身边的人所想的事情都不同,但是他们不会为我来改变,也无力为我改变,而我要是不学会他们的谈话方式,自己就完全没有办法在他们的世界里生存。但是学会了他们的谈话方式又能怎么样呢?他们在一起都会海聊和大笑,但是没有一句话是走心的,内心所承载的只是空虚,只是这种空虚被热闹做了一种很好的掩饰。所以就连他们那些彼此相近的人都没有办法走心,我又怎么可能在这个群体当中感到快乐呢?

        或许因为我爸妈的卑微,我的身体从出生在这个世界的那一刻开始就属于了这个群体,但是我的心却属于了另外的一个群体,这种矛盾的长期存在导致了自己就像是一个异类一样,生活在这个庞大的群体中,一切的行为都显得是那么的拙劣。如果我身处于一个适合我心的空间之内,我的行为会不会变得比现在要漂亮呢?其实这种假设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因为既为假设那就说明了它并不是真实存在的。那么我是不是应该为自己的未来创造出那种空间呢?如果我是一条生活在陆地上的鱼,我是不是应该想办法让自己回到大海里去呢!如果我是一只走在陆地上的小鸟,我是不是应该想办法让自己回到天空中去呢!但是软弱的我又有几分力量可以摆脱现在的空间呢!记得曾经看过一个动物世界里的现象,一匹狼正在猎杀一只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匹狼在羊四周转了一圈之后就走了,而那只羊却仍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我常常在想自己的行为力量到底遭遇到什么样的猎杀,以至于让我不能前进半步呢?如果我无力突破这种猎杀,我的一生似乎就会在这种僵持中全部耗竭掉。

        哈~哈,梦想依旧,人却老矣!

        很多年前当我申请了一个百度空间的时候,我写给自己的签名是:我要战胜一切影响我前进的思想障碍。但是,这些年过去之后,我的思想状态似乎并没有发生本质的变化。思想上没有变化就意味着行为上也不会有变化,于是我一年又一年的重复着往昔的所思所想。时间既然已经过去很久,那么我是不是应该调整一下自己的认识,也许我根本就不是一条鱼,也许我根本就不是一只小鸟,无论是大海还是天空都不是属于我的,我对自己身世的判断全部都源于自己一厢情愿的臆想。

        笑话,无论真实的情况是怎么样的,这就是一个大大的笑话!

 

怀疑主义的疑问。

末世岛屿:

  或许,苏格拉底是对的。孔子也是最高明的。那些探索与人本身无所关联的命题终究被世间的喜怒哀乐风化侵蚀夷为平地。

  于是,我看见他们了。孔子庄严地叹了口气,苏格拉底用了然的眼神。——看,你输了。

  这是真的么。怀疑主义仍旧不肯低头。怀疑主义在想:人就是为了吃饱穿暖为了有人爱为了有事笑为了可以哭?

  那么,人真是宇宙间最无聊的生物了。自寻烦恼,又乐在其中。浑浑噩噩恍恍惚惚,自鸣得意,抱憾终身。竟然,就是为了这个?

  就连怀疑主义不肯屈服的心也被凡人琐事生拉硬拽。低头吧,他们说。放弃茫然的宇宙,放弃真理的追随,快回到我们身边来吧。

  可是那些疑问呢?——怀疑主义无助软弱又不甘心放弃。

  把他们交给上帝。

  哗——————————————-

  怀疑主义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不见。

  哇,他哪去了?

  谁知道呢,也许该问问上帝。

开学了

晚上九点五十抵达校门口,最先看到的是门口攒动的人群,假期时偶尔回学校一趟,亦从未见到过如此多的人,忽然就意识到开学了,哦,开学了。靠近马路边的宿舍不知道是西几,反正是所有的灯全亮着,哦,不经意间开学了, 一点准备都没有……

骑车经过浩然广场,有卖书的,离休息的时间还早,为了打发回宿舍的无聊,过去瞄了一眼书摊,尽是些李宗吾,郎咸平,四六级,心理学和其他教人谄媚,玩心计,耍手段的些个烂书。再往前走看到有庞中华和田英章的钢笔书法练习书籍,田的讲座我听过,所以看了一下庞的,感觉挺厚的,不过内容还过得去,想想我买的那本字帖一学期了也没写完一半,哎……又想起前些日子和祥喝酒的时候他说要继承中国的传统文艺,就想着应该把这书名记下来,纳入以后藏书的名单,有空了练练,实在不行就留给孩子。庞的书旁边是白岩松的《幸福了吗》,去年的时候老戴下载了个电子版的,结果是《痛并快乐着》,而且内容也不全,别字还较多,特别影响观看质量,所以就仔细翻了翻,翻看中身体忽然跟触电一样,震动很大,那被压抑了好久的东西一下子喷涌了出来。看到里面朱总的照片还有下面的配字,几乎都想哭了,多好的一个总理啊。再看看松叔的年轻回忆,再回想了自己已经逝去的青春,莫名的悲伤顷刻间就占据了整个心,大学以前的事在记忆里已经很少能找到了,唯一的感觉就是我辉煌的历史在结尾时却是悲剧,所以我现在多半喜欢看悲剧……也许只有悲剧是真实的吧。还有看到07年《岩松看日本》中,日本的垃圾分类,哆啦A梦,阿童木,靖国神社,姜文2000年的《鬼子来了》,似乎注定要让我看到关于日本的那些内容,想起从去年八月开始我就吐糟的中国垃圾分类,不由得更伤心了……我们处在日本向中国输出文化的时代,却老是抱着当人家老师的心态,总以为自己就NB的不得了,日本人全都是鬼子,日本人就会拍AV,剩下的好像就是跟中国争钓鱼岛了……事实果真如此吗?我们老是不肯正视自己的弊病,还总嘲笑人家鬼子,难怪中国土生土长的石平竟然以自己是中国人为耻,还加入了日本国籍。大部分中的我们就只会大喊汉奸,保钓,保黄等,却忘了我们连自己最应该做的事都没做好,回想中日甲午海战以后中国还有什么比鬼子强的?地沟油,毒牛奶,毒胶囊,就连刚刚出现的奇迹大桥等数不胜数的奇迹一次又一次的见证了这个伟大的国度,天天吃着地沟油,喝着毒牛奶的人连棒子你也惹不起,还老觉得你自己以前干挺了阿三,看看人家棒子和阿三现在的发展,再看看我们,我们好对吧,哈哈。我承认我奋青了。

《幸福了吗?》旁边是《痛并快乐着》,又翻了翻,然后就有想买下来的打算,可惜印刷质量太烂了,然后就想现在就回家下订单,明天就能拿到手了。还是算不了吧,现在回去老爸肯定骂我一顿,明天还是下载《岩松看日本》吧。时隔一年,我竟然还是没看,一年前想看《岩松看日本》的欲望在从北京回来之后就不知道哪去了,现在又燃起来了。07年节目播出的时候在电视上只看到了靖国神社,神风特攻队,阿童木,栗原小卷,去年看书的时候好多东西都无法有直观的体会,忽然就很想回家立马下载下来,通宵看完它……十点了,还是算了。

合上书,白岩松松叔的大幅照片一下子让我感觉是老戴,活脱脱一个老戴……说起老戴松哥这个称号绝对配他,老戴聪明过人,为人忠厚,办事靠谱,做人有原则,坚持不懈的精神绝对是我们三兄弟中最棒的,只要假以时日,他一定会有超越白岩松的成就的,我坚信。祥也是一样的,祥一直是我的个人老师,只不过暂时他还没有做一件具体的事,不鸣则以,一鸣则一定惊人……

骑车继续前进,理工大厦前面,移动,联通,电信做活动摆的摊都在,地上满是垃圾,华为春季的招聘广告还在,看看旁边的人群,忽然开始怀念三年的大学时光了,尽管我一直认为我不留恋,但大四的开始意味着离别的倒计时,心里满满的沉重。尽管我一直否认自己会悲伤,但却还是无法抵抗地被它击中了……身边的一切都在向我宣示开学了,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大四了……开学后我和GAGA的见面会越来越少,现在我知道其实我不理智,起码我在对待GAGA的态度上我不理智……

篮球场还有人在投篮,只是没有灯光,十点多了,时间过得可真快。耳机中张学友的《如果这都不算爱》在此时想起,似乎在嘲笑我那欠缺的勇气,图书馆的灯灭着,明天就上班了吧,或许今天就已经上班了…操场上有人在跑步,锻炼什么时候都不能间断吧?还好我天天骑着车子跑来跑去的……

西七所有的灯都亮了,开学了,唯一的想法还是早睡早起,我已经彻底厌恶晚睡晚起了……

还想说点什么,又好像没有思路了,额,人命,最后要说的,也是最想说的,我这半年来给人说的最多的就是人命,现在的中国人其实拿人命根本不当一回事,大桥塌了,牛奶掺牛尿了,还有毒,地沟油了,毒胶囊了,中国的从业人员连最起码的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都没有,你能跟他谈的就只剩下钱了。在中国,不拿人命当回事,已经到了惊人的地步了,如果你不相信,看看大桥,看看房子,看看我们的牛奶、胶囊、医院、盖大楼的,等等的……好了不说了,再说就该暴粗了,我最近坚持跟人不吵架,不打架,因为不能解决问题,粗话我也懒的说了……和谐社会文明先行,不行大家就攒钱移民吧,买彩票可以,爆头哥的不要,困了,洗洗睡了。

2012年9月15日晚11:15于宿舍毕